党务公开
党建微博
人民日报
光明日报
求是理论网
浙江日报
蔡奇
浙江远教
之江先锋
瓯越先锋
远教

城市的性灵(观天下)

2015-12-10      字体:

  世界上任何城市的最大骄傲都只能是自然与人文赋予的性灵。那些好的城市,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城市,往往都具有这种独一无二的性灵。我们看一座城,读一座城,感受与品味的,也恰恰正是这种性灵:此处独有,他处皆无。  ——编 者         济南——  聆听泉的吟唱  齐河古岸,年年芳草,护城河桨声欸乃。齐烟九点,一城山色,半城春水,绿了一个济南。大明湖四面荷花三面柳,像新磨的明镜,照出千佛山影。烟水迷离,老柳树远望七桥。小舟飞棹去如梭,齐唱采菱歌。荷叶是泉城的掌心,露珠在掌心里嬉戏。日光烂漫时,天鹅拨动水里的彩云;月光落下来,弯月钩起额上的柳丝。七桥烟月谁收却,散入明湖已十分。  鹊山湖送别友人,李太白亦觉湖水遥;历下亭把盏后,杜子美艳羡名士多;春雪初晴的日子,苏东坡慨叹暮云沉;北望长安的时候,辛稼轩倩何人揾英雄泪?  多少人曾“层城齐鲁封疆会,况托娥英诧世人”(宋·曾巩);多少人曾“时来泉水濯尘土,冰雪满怀清与孤”(元·赵孟頫);多少人曾“折花都隔山前雨,直到黄昏未得回”(明·王象春);多少人曾“日日扁舟藕花里,有心长做济南人”(金·元好问)。  门槛外飘着东海蓬灜的雨,窗户里含着南山岱岳的云。走过上古虞舜帝躬耕的阡陌,跟着飞出千佛寺院的翩跹蝴蝶,沿着泉水,沿着似有似无的晨昏线,抵达意念深处。有一种兰花的馨香,与流泉的清冽组合,飘散于喧闹街市;有一种醉意,从淡淡的水墨洇出,融入骚客幻想;有一种韵律,流光溢彩,拨动月色童谣。  不知何时滑落的梦境,在浅浅的笑声和絮语中复活。怀抱着旷古的风花雪月,以及隔世的诗词歌赋,与泉城偶然邂逅。一次短暂的对视,足以让我憔悴一生。  西门外,桥下一溪清浅,趵突泉汩汩涌出。也许该停下来弯腰一掬,却止不住脚步匆匆。趵突泉开阔的泉池,占了园林大半。池水透明,游鱼水藻,纤毫毕现。三大泉眼,井口粗的水柱昼夜翻滚。白雨跳珠,蜂醉卧于新蕊,黄鹂的花腔直入青云。鲜亮的蓝蜻蜓,静立于菡萏,回忆那些遥远的花朵,那些被诗歌和祝福充实的草地。趵突泉,给济南添了一半妩媚。  野性的黑虎泉,无声的虎啸令人胆寒;原想在静心泉静心,心却跳得更加厉害;琵琶泉边的浮萍上呆坐着痴迷的青蛙,鱼也都凑近来,闭上了眼睛;杜康泉让诗人三月不醒,情愿醉死济南;珍珠泉几曲绕琼房,一泓映绮疏。可以涤心志,可以鉴眉须;王府池原是旧时王府院中池,却穿家过户流入寻常百姓家;芙蓉街和曲水亭,是济南的精髓所在。回廊环绕,花格透窗,亭门楹联,可以怀古,可以观棋,可以命楮挥长毫。孤烟远树触动了游子的乡思。有杨柳依依,有故人归来,有罗衫飘忽,一步一回头。清泉养大的济南人,对远来的客人总是心怀喜悦,轻轻敲开人家的小门,院外青山入座,院里清泉烹茶,还有不藏不掖的家常话。  携一卷《漱玉词》,最想寻访的是漱玉泉。龙潭西去趵泉东,恼恨年年春风。柳絮斜阳里的萧萧故宅,朱门深闭。一泓寒泉,三更画舫,锦绣依旧。门前流水犹作漱玉声。红藕香残,人比黄花瘦,三杯两盏薄酒,浇不透黄昏的点点愁。独立风流,巾帼词宗何在。谁在抚琴吹笛?谁在起舞弄影?谁在揣摩佳人心思?不知是漱玉的泉水温润了李清照,还是李清照照彻了漱玉的泉水。一回眸就是一个过场,一首词便是一代江湖。一叶兰舟让相思泪洒千年。  泉的意象,折射思想的光芒,如同通往迷宫的路标,若隐若现。我想去拾水中的落叶,在远古的断简中寻找神迹残留。美人眼神一样的清泉,歌之舞之,在叮咚中跳动着旺盛生命的美妙节拍,提升了憧憬的高度。  泉是完美艺术的故乡。泉的意象是宇宙和谐的最高融合。人类和自然,曾经相互对立。埋藏了亿万斯年的泉水,刚冒出地面就在荆棘丛生中穿过高低不平的野径,带着对人类困境的疑惑,走进现代文明的视野。  一泓泉就是一首诗。始于圣洁而最终达到生命的净土,迢迢引领迷惘的人们走向复乐园。泉从内容到形式都在暗示:泉就是神话,泉就是未来,泉就是神话与未来的重叠。  带着对逝去年华的追忆,无数人将逆流而上,一页一页地翻过史书,去寻找泉边那棵苍劲的雪松,回到童真。并且通过吟唱,让遥远年代尘封甚至失落的神话再生以至不朽。让我们所有未来的孩子,在原始甘甜的滋润下诞生,在天真欣悦的晶莹中成长,在自由流畅的律动中成熟。  别了,济南的泉水。即使我不再来,你也永不会从我心里流开。  扬州——  江南那抹妩媚  那个三月,是什么让快意青春的诗仙如此怅惘?云水微茫,霞光潋滟,一片缥缈的帆影,消失在碧空尽头,牵着热烈的视线,牵走浪漫的诗心。鸟语花香中的千古丽句,写尽对绝世繁华的渴望;所有的诗意,皆与一个无比美丽的诱惑有关。  淮左名都,竹西佳处,烟花三月扬州,石头也跟着飞翔。长江万里多少城池,扬州最让人握不住心旌。  古运河。滥觞在夫差,兴盛于炀帝。匠心独运的扬州三湾,春风十里,浅深高树,故园繁雄。迷楼挂着星斗,船帆矗立锦缎,明珠飞溅如雨。宝辇塞途,绫罗障目,粉黛相染。十万家画栋珠帘,百数曲红桥绿沼,三千里锦缆龙舟。爵马鱼龙忽如一梦,微澜萦绕着旧时宫阙。春意最浓的季节,杂花生树莺乱飞;春意最浓的城市,有折不尽的柳,喝不尽的酒,看不尽的倾国倾城颜色。  瘦西湖。两堤花柳全依水,一路楼台直到山。迤逦兰舟画舫,扬州浮在水上。青石砌成桥洞,逸出陈年酒香。如此的意境,无须渲染。走进的是画卷,溅起的是诗行。蜂蝶荡漾春光,柳莺讶语春风。一泓曲水,轻飏妙曼束腰;一湖千娇百媚,比美人瘦。  巷城。巷入垂杨,画桥南北,流水人家,悠长在史卷深处。独自徜徉,疏远了尘嚣。白墙黑瓦,款款人影衣香。一把纸伞,撑起细雨霏霏。谁家的女儿,在屋檐下捡拾花瓣,侧肩回眸一场邂逅。三月的眸子,透出嫩绿的遐想。曲径落红成阵,掩埋着谁的相思?雨滴敲打门楣,隐没了谁的叹息?是晓梦,惊破了一瓯春?春日迟迟,卉木萋萋,密语藏在窸窸窣窣的衣袂。栖居在芳华深处的心,从馨香里悄然苏醒。  三月最宜于酝酿故事;扬州最宜于缅怀古典。  缅怀古典的性情。少时仗剑漫游,壮年散发弄扁舟,白首便与青松作伴。人生泛乎若不系之舟,诗和远方,永远是最高的主题。佳人在旁美酒在握,以风流倜傥与闻天下。流连人间而忘却俗事,视官冕名望如同浮云。静则无人野渡,蓑笠渔翁;闹则欢乐无穷,歌舞达旦。叹一声人生只合扬州死,写诗不避讳曾经的薄幸荒唐。一个引杯添酒,一个把箸击盘,白居易刘禹锡惺惺相惜,驿外听见马嘶,南风不识故人心;禅智寺的台阶结满了柔软的青苔,晨曦里蹒跚着酩酊的杜牧之。年轻的节度使府掌书记不知暗数春游处,偏忆扬州第几桥;欧阳修呵护琼花,苏东坡罢黜牡丹会,同是文章太守,名士风骨岂止五百年。  缅怀古典的诗情。唐朝是诗的海洋,《春江花月夜》是海上明月。月光君临海浪,涛声飘逸。闪动的长歌,有些许神秘,乘着海风的恢弘,在海天间缭绕。云浮于最远的天边。辽阔,宁静,星光闪烁的苍穹,正是美满的时刻。大音希声,演绎传说。月下的高崖,智慧和孤傲熠熠闪耀,照亮了灵感的神殿。人来人往只在须臾,月圆月缺永恒不变。而时光的背后,有张若虚,定格在语言的阡陌,守望诗歌的瑰丽田园。  三月,我在扬州收集记忆,收集千年遗落的旧梦。  东风得意,芳草斜阳。酒旗在水村山郭临风,寺庙与楼台笼在淡烟。雕栏玉砌,亭榭重重,堆石懒卧。薰衣草一片明亮,虞美人娇若西施。历史是扬州的佳酿,深夜的沙漏里,散落着苍老的呓语。拈香细读经卷,诗意浸染了青衫。几分惬意,几分微醺,几分悠然散淡了情绪。数声啼鸟,卷帘无语。春灯如雪,一茶一偈,且随了板桥:“我梦扬州,便想到,扬州梦我。”在行云流水间寻找远古的情怀,在绿色的律动中明了人世的意义。抚琴对月,静待一轮盈缺。  可以错过天堂,不可以错过扬州三月。三月,一个多梦的季节,一个成长的季节,一个拥有的季节——拥有了阳春三月一样的惊喜,便拥有了心灵的期许。即使斑驳了三月的色彩,也不损扬州的雍容华贵。穿过现代的旖旎,铜镜说服了岁月,永远也看不见凋谢。三月的扬州无须形容,一树千年依旧的鸟鸣,明朗的是千年依旧的心境。  为了抵达,值得挖一条河;为了离别,值得洒一湖泪。  虎门——  凝望天水之间  江与海的交汇处,两面苍茫的岸。历史从岸边出发,岸上的现代风景不断生长,一座城市在历史与梦想交织的波涛中,一次次挥洒让世人惊叹的笔画。如神话流传:  短短几十年,一个安宁静谧的渔港小镇,赫然膨胀成为现代工业的庞然大物:水陆空交通无不便捷,是经济最发达区域的最重要的商品集散地,是永远向世界敞开大门的经济走廊;歌剧院、主题公园、五星级酒店,高级休闲度假商住区鳞次栉比,楼群拥塞若满载的货柜;两级净资产数以亿计的社区所在多有,烟尘和空气中弥漫着金钱的气息。  这是今天的虎门。几十年来,不知有多少人来此寻觅财富与梦想。  硝烟池上的青烟穿透时空。那一片青烟,点燃了整个世纪。钦差大臣在万众簇拥中岿然端坐,骨子里深藏骄傲,佩剑拨动着心事铮铮作响。“原知此役乃蹈汤火……早已置祸福荣辱于度外”“苟利社稷,敢不竭股肱以为门墙辱”。张开双臂,一手挽住历史,一手挽住未来,与大地作亘古的拥抱,大海和蓝天是永恒的伴侣。  战场的回音与苍凉,早已落定。要塞的石板路,沿着校场的断壁残垣盘旋。明坑暗道,铁锁铜关。黑色的硝烟在副将父子头上沸腾,黑色的火药在水师提督胸膛引燃。生铁闪烁黑色的光泽,浸透兵勇的鲜血。将军利剑已经出鞘,砍刀因亢奋而颤抖。孤舟百战久低昂,噀血衔须下大荒,披发何人诉上苍!呐喊刚刚发出便在喉头凝噎,羸弱的王朝怯怯跪下。烈马悲鸣孤绝。  号角沉寂,威严沉默。兵已歇,血无痕,唯有海风猎猎。咸腥的铮铮誓言,吹打年年月月。血肉堆垒起记忆的基座,立在中国近代史首页。  乍响的惊雷,带着雄浑海风的气息,漫天洒落。掀起将近两百年的帷幕,再也无法辨认所有的细节。平夷靖寇的大炮,怅望江海。阳光斜来,把无边楼宇的森林,笼入茫茫雾霭。  海面一片迷蒙,身边人声鼎沸。涛声依旧,皆于血与火无关。节兵义坟,已是如此寂寞。  曾经的漫天火光,留下灰烬覆盖已逝的冬天。那年,壮士倒下,沿着枪弹散射的方向。被罪恶攻陷的城池,是另一种死亡。古老的石碑,裹进丝绸般柔软的烟土。灯笼熄灭。  但道路活着。勾勒出大地最初轮廓的道路,穿过漫长的死亡地带,来到我脚下,扬起灰尘。古老的炮台上,冰冷的铸铁,保持冲动,呼唤雷声,呼唤从暴风雨中归来的祖先。  是谁曾壮烈殉国?是谁曾血染江海?是谁曾让浊泪流过蜡黄的面颊?是谁曾挺起了民族的脊梁?是什么让那样的清瘦弥坚弥高?  销烟池应该是永不愈合的创口,烙在每一张发亮的面额。  炮台上弯月如钩,经历风雨站成路标。  造就一个经济奇迹,只要几十年;造就一个民族精魄,需要几千年!  终于明白我们最大的寻觅:不仅是拾起历史失落而又复苏的致富梦想;不仅是凭吊烈士的热血、忠贞和气魄;最重要的是在这块荡气回肠的土地上站起一个身心强健的民族。  制图:蔡华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