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务公开
党建微博
人民日报
光明日报
求是理论网
浙江日报
蔡奇
浙江远教
之江先锋
瓯越先锋
远教

应急减排,污染物减掉约三成

2015-12-10      字体:

  核心阅读  12月9日,北京重污染天气应急红色预警已实施两日。模拟评估显示,红色预警首日污染物总体减排30%左右,与机动车排放密切相关的污染物得到有效遏制。但在不良气象条件下,污染物无法排出,空气难以明显改善。同时,燃煤导致的二氧化硫削减效果不理想,散煤质量仍是京津冀治霾大敌。       12月9日晚,北京环保监测中心实时数据显示,北京城各监测点位PM2.5浓度在300微克/立方米左右,根据重污染天气应急红色预警,机动车按单双号限行,高峰时段,交通并不算拥堵。雾霾弥漫中,戴口罩的人们行色匆匆。预案启动两日,不见雾霾明显减轻,各种措施究竟有用吗,效果又有多大?  如果没有减排  PM2.5将高一成  与机动车排放相关污染被有效遏制  “12月5日各项污染物浓度都还比较低,之后有明显攀升,到8日又上了一个台阶。”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副院长柴发合打开大气污染物实时源解析分析图,图上各项污染物浓度以及PM2.5中各项组分的变化一目了然。  柴院长告诉记者,根据实时源解析,12月8日PM2.5组分中,硫酸盐占比是原先监测的2.3倍,而组分中的硝酸盐和铵盐等却没有明显变化,后两者尤其是硝酸盐与机动车排放密切相关,这说明机动车限行效果是十分明显的。而在北京附近没有实施机动车单双号限行的地方,PM2.5中硫酸盐硝酸盐的成分都增加了两倍。  北京大气污染源解析工作早已完成,但是日常源解析对重污染天气还不能完全参考。科技部牵头的实时污染源解析系统第一次在重污染天气应急中实际应用,每小时分析污染物中的来源、成分,对治污决策很有针对性,参与的专家都感到满意。  实时解析的同时,北京工业大学程水源教授领导的团队也用模型对红色预警第一天的效果实施评估。程水源说,污染数值模拟方法,就是利用过去的污染源清单,包括工业企业排放、机动车排放以及各种无组织排放,计算出原有排放数据;再根据红色预警各项措施实施后的情况重新模拟,比对出两者的差异。这样的模拟在APEC会议减排、今年阅兵期间减排的评估中都曾应用,而且与实际排放基本吻合。  此次模拟结果显示,红色预警实施第一天,截至17时,污染物总体减排30%左右,其中,二氧化硫减排量最少为10%,其他污染物减排均超过30%。“更要指出的是,我们还模拟了如果没有减排措施的情况,结果显示,PM2.5浓度将上升10%。”程水源说。  气象条件不利  贴地逆温难测  没有应急减排措施污染肯定会加重  第一次启动红色预警,上了这么多措施,为什么北京空气中污染物浓度不见明显下降?  对此,柴发合详述了这次雾霾的整个过程。12月6日,京津冀及周边地区雾霾面积27万平方公里,7日为平台期,区域污染没有明显加重,到8日污染跃升,雾霾面积扩展到84万平方公里,整个区域的污染都呈现加重态势。“原来预测9日北京污染状况会更严重,现在的情况比预判略轻,一方面是8日晚间下雨天帮了忙,另一方面坚决实施的红色预警措施见效了。”  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所研究员王自发表示,此次污染,北京本地排放占比有六七成,区域影响虽然有,但变化很快。在没有恶劣气象条件时,污染物混合层距地面高度一般为1—1.5公里,而在静稳的不良气象条件下,这个污染层高度仅有几百米,形成所谓的贴地逆温层,此时,污染层就像个大锅盖罩在上空很难移动,在这种情况下,“罩子”下面的污染物无法排出,以致环境容量越来越小,污染物浓度不断攀升。  贴地逆温现象对雾霾影响如此之大,我们能否做好预测,提前应对?王自发告诉记者,逆温现象可以预报,但贴地逆温层的形成很难预测。2014年2月严重雾霾发生时贴地逆温层距地面仅有300米,而11月底到12月初发生的雾霾,贴地逆温层距地面更是只有200米。“大罩子”越低,污染越严重,因此,北京多个监测点位不久前出现极端高值。  “虽然有综合减排手段,但污染物依旧在堆积,只是比原来增量有所减少。由于雾霾持续时间长,空气污染指数不会明显改善,但没有应急减排措施,污染肯定会加重。”王自发说。  燃煤削减困难  散煤质量待提  从雾霾应急到日常治理还得加把劲  记者注意到,此次红色预警启动后虽然工厂停产、工地停工、机动车限行措施到位,但燃煤导致的二氧化硫削减却不理想。对此,柴发合表示,实时源解析显示,燃煤污染来自小锅炉以及散煤燃烧等低矮面源污染,这部分污染削减确实有难度。  环境保护部污染防治司有关负责人表示,这两年,京津冀燃煤替代力度很大,淘汰小锅炉、集中供热、农村采暖燃煤替代一直是重点,成效也很显著。虽然当前煤价低迷,但各种补贴动辄就要十几亿,地方的压力不小。今后应在农村燃煤替代方面多措并举,比如推广高效炉灶,局部适宜地区试验煤改电或者煤改气。  另一方面,在环保部的督查中,散煤质量仍是京津冀治霾的大敌,连北京散煤都有两成不合格,天津、河北存在的问题就更多了。  在此次雾霾发生前后,相关部门要求水泥行业借此时机做好检修工作,少生产,多为减排做贡献。柴发合表示,这样的部署对减排相当有利,他也建议钢铁、玻璃等两高行业能够参照水泥行业,做好生产调度,更好地配合雾霾治理的大棋局。  第一次实施红色预警,北京的百姓对此有很多疑问,比如,如果今后不利天气条件频繁发生,红色预警会不会一而再再而三?这中间涉及大人们的工作,孩子们的学习,纷扰不少。“红色预警实施效果的后评估工作一定会认真展开,不适应的地方北京市也会适时调整。”环境保护部应急办负责同志这样回应。  雾霾发生,最忙碌的是环境监察人员。为最大限度做好应急工作,环境保护部的12个工作组一直在京津冀及周边地区进行督查,督查报告也反映了不少当地存在的问题,其中很多是日常管理松懈造成的。  “老天爷的情况咱们改变不了,咱自己的工作要做好。”柴发合表示,每年的“冬防”都是全年大气污染防治工作的重点,只有把这项重点工作落到实处,应急才能更从容。